宋子榛

【驷仪】去楚

打call。

真的好看。


未见君子:



可能是习惯了。


他的目光习惯性地追随上位者的一举一动。秦王驳斥楚使无意识流露出对他的看重,于他而言,就好似心爱之人的手指在他眉间轻揉,拥住他,用体温化去眉间雪,因逆来顺受苦楚日深形成的眉间雪。他终于找到机会可以笑一下了,哪怕笑容浅浅。


“在私无妨……”


听得这句话,嘴角的笑容狠狠一滞。这几日周旋于来自秦廷、来自楚使的明枪暗箭,不得已低垂眉眼抵挡,所有的防御却在此时溃不成军,猛然掀睫,骤缩的瞳孔中全是不可置信。


“你……竟是这样想的……”


拼命克制不让这句质问从紧咬的牙关泄出,看似玩笑的一句话于他却是一记耳光,将他瞬间打醒。多日以来强撑起来的倔强不得不选择自我灭亡,他以为只要他足够委曲求全,秦王一定能够明白自己心中所想,因为他们之前是何等默契的存在啊。


竟是我自作多情了……


秦王的注意力全在大放厥词的楚使身上,他也得以喘息之机肆无忌惮地凝望着他。眼中头一次的惊诧绝望让一旁的仆从看得动容,秦王丝毫不知,秦王只需要关心秦国秦人就够了。被扼住喉咙的酸苦涌上心头,冲破堤坝,挤出一滴咸湿的泪在眼眶里流转。


“臣,明白了……”


他回答得极轻,不去惊扰秦楚两国一触即发的剑拔弩张,这句话不仅是说给秦王,也是说给他自己。其实,最难欺骗的,不是天下,而是自己。


 




秦王真诚待臣,把自己身上薄薄的一层华袍撕开,露出密密麻麻的蚤让他欣赏;臣以骗术还之,穿针引线,将残缺的袍子缝起,继续爱抚看似天衣无缝的华袍。


诚与诈,君与臣,默契非常。


 




秦王步步紧逼,半柄秦剑映着楚使的仓皇,出鞘的铿锵推着张仪去了楚秦两国的边境接壤。五国攻秦未能完成臣之上愿“惟臣一命,或可相抵。”一己之死难解秦难,今日张仪的血终于可以浇灭两国的纷飞战火,自己应该高兴才对。


“臣愿往!”


听着耳边战场上战鼓雷雷,嘶声陶陶,张仪急急喊出了这句话,一语封缄了这出闹剧,迎着秦王愠怒的目光,比生命还重的三个字,掷地有声。


双手垂下交叠在身前,停滞的笑容重新在嘴角画上,眼睛里流转的泪水回到心脏重新冲刷,我会学会眼泪在心里流淌,戴上一层面具掩盖所有的伤。这句话抽干了张仪的大部分力气,他不再像以前为表忠心,为献奇策用尽全力,他还需要留下一丝力气回家,回到没有秦王、没有秦国的家,没有非议、没有责难、没有谩骂的家。


他还要去楚国啊,把项上人头亲手捧至楚王手边的虎符旁。


 


没有理会秦王的欲语还休,你说的话,我一定会帮你做到,为数不多的感念……为数不多的感念,我不会再让它变成抱怨,我自己离开便是。心被伤了一次已是百孔千疮,奢求痴望第二次的用人不疑,谁能料到之后的下场?


但是那飞扬的衣袂戳穿了他的谎言,那象征着秦国之相的黎色衣袂,不正是如脆弱的蝶一心求死一般吗?


 


“张仪!你看!这里居然有只蝴蝶!若不是它抖动了下翅膀,还真看不见它。它怎么跟旁边的枯叶颜色无二?”


“叫师哥!苏秦你皮痒了是不是?”


“张仪,我问你呢!”


“你管他呢!这是它的伪装,保命用的,不然这么柔弱的蝴蝶能活到现在吗?它若不动,森林就是它的后盾,若是动了,整个天下都知道它的存在了,离死也不远了……”


 


若是真的无情,何必还执意用自己颈上灼热的鲜血融去横亘在君臣二人之间的心墙,这堵秦军将士皑皑头颅垒筑而成的心墙,吸干了血液也不能化去一二啊……


 


 


这时的秦王恨不得生啖了他,至于秦王晦暗不明的眼神里的其他意思,张仪没有再如以往那般贪恋、猜测了,他终于觉得累了。王台高寒,九旒加身,垂下的叮当作响的王珠是君王的半面妆,不知是无心之失还是故意使然,今日秦剑出鞘斩断了那具泛着冷光的旒帘,突然裸露的帝王心,遮住了张仪眼底最后一片光芒,君臣情越裂越伤。


残破的罪臣之躯藏住了最后一滴泪光,他坦然地回望着他的君王。


 


秦王自行离开了,不发一言,留下他和楚使面面相觑。见颈上的秦剑已经撤下,捡了一条命的楚使不愿多做停留,来不及行礼辞别就仓皇而逃,只余下愕然的目光和最后一把悬在张仪头上的利刃。目送楚使离开,他笑得苍凉,是不是你们楚人,你们秦人,整个天下都认为我张仪是绝情之人,逐利之人,只识拿一国性命赌私己之利,不知将士垒骨血换安康?我害了你们楚国,不假;我害了天下,不假;可我张仪再可恶,依然是个人,依然是个人……


也会痛,也会哭,也会心伤,也会为一知己舍命,为一国舍命。


对阵函谷,我失去了犀首;六里欺楚;我失去了陈轸;联盟与楚,我失去了秦王。


罢了罢了,就让我一个人吧,反正离死不远,就算与天下作对又有何妨?孑然一身,没什么不可舍。


 


再也不会有昨日喧嚣的方寸小室静得可怕,秦国玄鸟的黑色羽毛自苍穹落下,重压下的楚剑刺进头颅,汩汩热血涌出,顺着不复眸荡流霞的双眼,缓缓流淌。


他转过身来,看向不远处巍峨不动的秦国王座,痴痴地看着。


踱着步子,在距离王座六尺的地方停下。这是他过去为秦舍命的地方,从魏国回来时,他也是在此面见了秦王。无数过往的风沙一齐吹进了血肉模糊的眼瞳,干涩异常仍然无泪无光,合眼又是一世悲伤。


伸出手一点一点地抚平朝服上的褶皱,张开的指缝间离散的是留不住的黄沙。提起下裳,双膝跪下,垂眸颔首,行礼近地,逐渐弯下的脊梁是他能给秦王的最后抵偿。离秦去魏,他曾踌躇满志;再回首时,却是镣铐锁身;这一次离秦去楚,怕是再无回首之日了,王上,臣害秦日久,此次去楚,还望大王另寻大才辅佐秦国,助秦国一统天下,张仪请辞……


“王上,张仪请辞……”


过去来不及说出的话此刻掠过黎袍玉带,绕柱攀上高殿最高处,所过之处皆是万古功业。


 


他站起身来,止不住往后一踉跄,不及反应,久站在一旁的侍从匆忙赶至身旁,扶住将要跌倒的秦国之相,借力站稳定睛一看,发现是长期侍候秦王的那一位,张仪松了口气。


“相国,你没事吧?”


侍从的焦急神色倒让张仪摆手笑了笑,“无碍无碍,不过是骨头老了不好使了。”见张仪并无大碍,侍从收回支撑秦相的那双手,垂至身前。


侍从伫立一旁的拘谨模样给了张仪几分温暖,眼底的寒冰终于开了个口子,向外渗出些水来。自己马上就要走了,就拜托你了。


站在苍狼口中的两人,不是秦相与秦仆,只是两个皆把秦国的王放在首位的人而已,身份什么都不重要了,只要那一份爱不曾更改,就好。


寒冰化成的水盈满了眼眶,借助几缕阳光,他的眸子蓦地清亮。轻弯唇角,凉白的双唇不再阖上,开口道:


“以后我不在了……王上,就拜托你了,麻烦你替我照顾好他。”


再一次低下头颅,双手在半空中画出了一个完整的圆,完整的像他自己对那人的爱一般,交叠之时便由里向外推了出去。


礼向王座,推却的,是臣之责;礼向仆从,推却的,是臣之情。


郑重其事的一番行礼相谢,侍从震惊地呆立在原地,不知作何举动。


猜可能是被自己的贸然吓着了,他直起身子,冲着呆滞的秦仆笑得真切,目光上移,越过窗棂,眼前的仿佛不是秦国高堂,而是楚国云梦泽的冰天雪地。同样的人,同样的景,不同的心,撕破穹苍的“天下”不会再出自他口,疲倦的躯体再也无法逆天而行。知是天命降临,眼角愈发弯弯,连皱纹都出来了,连忍了许久的泪都出来了,轻柔地像初雪落下的声音,那场差点冻住一腔热血的楚国之雪,今日终于一点点堆积。


 


抽身逃离,一步一步走出苍狼的口,走出苍狼给予他最后的防御,微微垂下的头颅渐渐扬起,屋外的光渐渐接近,眼里的泪渐渐流溢,泪落无声,加深了余生的死寂。


 


踏在秦宫青石砖上的一步一步,合着泪落无声,留下了秦相最后的叮咛,他想烙下最后的足迹,脚底下剧烈翻涌的秦军士卒的血,不愿意将机会赐予,红色的巨浪使劲地推着他快些离去,快些去楚拔剑刎颈,这里不是你的墓地。


跨过隔断生死的门槛,直视天上的一轮烈阳,秦楚两地的你,是不是同样的灼人摄心?想要更加靠近,却被厚重的衣裳禁锢了行迹。


为人臣者,应宠辱不惊、举重若轻,如若压在肩上的不是一家、而是一国呢?江山的重量,是否还能举重若轻?满是老茧与伤痕的手指,摩挲着朝服上繁琐的秦国纹饰,看见的却是那身楚廷华服。芈原,这句话是楚王说与你,你孤愤,不满,恨他不愿厚遇待你,恨他宁信天下不信你,你的后背没有你的王,有的,却是整个天下。


明君不遇,天下会为你落泪,而我张仪,谁会愿意为我落泪?


不再前进,只是站在廊下望着太阳,静静地等泪淌,慢慢地听雪落下,轻轻地感觉着干涩的泪痕再润朗,我越是逃离,越是靠近你;我越是背过脸,越是看见你。


你曾打趣我是“风中羸草”,我笑着不认,风往哪边吹,草就要往哪个方向倒,那个时候,我以为自己是风,遍体鳞伤过后,我才知道我原来只是草,只知道追着风的足迹漫天跑。


过去的我宁愿在梦中耽溺,泪尽,雪停,我不再以你为中心。


闭上眼睛,由着最后的一滴滑落脸庞,归属秦地。


 


风未止,魂飘荡,在秦,在楚,在天下。


 



追加,《落花梦》的梁山后代聚义

我一个笑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求你们了解

民间大水浒研究院:

背景资料


《落花梦》作者是张宝瑞。


内容简介:


才子陈洪波驾舟到东海蓬莱寻找仙境,在满目悲凉凄清的落花楼进入梦境。他巧遇名姝骆小枝,二人偕伴同游天国。人世间众多幽灵在天国出现。她们在圣人国邂逅圣贤,一睹庄园梦蝶,诗客国参加诗会,与诗仙词圣举杯吟对;隐士国见姜公梦夺乌纱,呕心沥血;红楼国与宝玉、黛玉、宝钗重结梅花诗社,醉酒当歌;美人国盗符救人,桃花源搬兵增援;名利国目睹利欲薰心,颠倒国嘲讽阿房宫火光烛影,险象环生,太虚境瑶花琪草,暗递真机;宫花会群芳吐艳,柳暗花明,百花苑神姝簇拥,各领风流。群侠为盗清明图,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刀光剑影,镖影斧声。在原始国,雅典国、牡丹园、黄金国、丑女国、招贤国、宫花国、阎罗诸国,落伽、落花、太虚、百花、天朝诸仙境,更是各有风土人情,神韵佳话。“黑旋风”李逵、齐天大圣孙悟空这两个喜闻乐见的人物在书中纵横驰骋,引出众多笑语和情趣。


作者资料:


张宝瑞是中国悬疑小说开山鼻祖,“文革”期间手抄本文学的代表作家之一,在“文革”期间流传的300多部手抄本文学作品中有20多种出自张宝瑞之手。1982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1969年参加工作,1971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其中《一只绣花鞋》、《绿色尸体》等故事脍炙人口(1996年正式出版)。尤其是《一只绣花鞋》(又名《梅花党》)家喻户晓,是他这一阶段的代表作。代表作还有《走投无路》、《一滴血》、《13号凶宅》、《阁楼的秘密》等。第二部手抄本著作《落花梦》,被誉为“中国的一千零一夜”、当代的《镜花缘》,是建国后最大规模的神话题材小说。


(以上引自百度百科)


看到这里,似乎你会觉得这本书应该是很值得一看把,我也是这么想的,于是看了之后才发现,该作者对于梁山的极不负责。


比如这里面李逵打死了宋江


比如这里面李鬼代替了李逵在梁山招摇撞骗


比如这里面花逢春(花荣儿子)娶了柴进的老婆金芝公主


当然,最亮眼的还是这里面的好汉排座次,特此录入,希望大家感受一下这充满槽点的名单——梁山这里的主人最后变成了李逵23333


1。    智多星吴用的儿子慧多海吴为
  2。    托塔天王晁盖的儿子金顶天王晁遮
  3。    入云龙公孙胜的儿子入雾蛟公孙赢
  4。    神机军师朱武的儿子妙算军师朱文
  5。    神算子蒋敬的儿子妙算子蒋爱
  6。    豹子头林冲的儿子虎子头林锋
  7。    霹雳火秦明的儿子震荡星秦亮
  8。    双鞭呼延灼的儿子双鞭呼延钰
  9。    大刀关胜的儿子大刀关迈
  10。    双枪将董平的儿子双枪将董波
  11。    小李广花荣的儿子小后翠花逢春
  12。    小温侯吕方的女儿小玉环吕薇薇
  13。    赛仁贵郭盛的女儿小飞燕郭燕燕
  14。    扑天鹏李应的儿子扑浪鸥李允
  15。    混江龙李俊的儿子混江蛟李璜
  16。    活闫罗元小七的儿子小闫罗元小蕉
  17。    浪里白条张顺的儿子浪里黑条张违
  18。    船火儿张横的儿子船火儿张纵
  19。    一丈青扈三娘的女儿三丈红扈小娘
  20。    矮脚虎王英的儿子高脚豹王雄
  21。    双尾蝎解宝的儿子双豹吼解银
  22。    两头蛇解珍的儿子两头龙解金
  23。    花和尚鲁智深的儿子绿和尚鲁愚浅
  24。    行者武松的儿子歇者武紧
  25。    小遮阑穆春的儿子小揭竿穆秋
  26。    金枪手徐宁的儿子银枪手徐晟
  27。    小旋风柴进的儿子小霹雳柴出
  28。    没羽箭张清的女儿没雁翎张小婷
  29。    双鞭呼延灼的女儿牡丹鞭呼延英
  30。    母夜叉孙二娘的女儿夜半花孙艳娘
  31。    拼命三郎石秀的儿子短命六郎石俊
  32。    百胜将韩滔的女儿一支梅韩小燕
  33。    锦豹子杨林的儿子金钱豹杨森
  34。    九纹龙史进的儿子九飞虎史青
  35。    美髻公朱全的儿子丑髻公朱合
  36。    插翅虎雷横的儿子入云虎雷震
  37。    圣手书生萧让的女儿小书香萧秋萍
  38。    打虎将李忠的儿子打狼将李勇
  39。    闻焕章的女儿铁花香闻金 
  40。    花逢春的妻子金芝公主
  加上李逵、洪波、小枝林娘子、花夫人、呼夫人、关夫人、神行太尉戴保共是四十八位,有诗道:
   梁山重整业,断金结情缘。 
   继承先烈志,今朝更好看。 


等下,燕青没有后代吗?有啊,请看下一段


这时那水军报道:“‘浮子燕白’和天朝使节招安星到来。”李逵一听大怒,摔了酒杯,一撩衣襟,按剑喝道:“快把那厮带上来。”
  几个军师推燕白和招安星来到,原来那燕白是李鬼秘密派到天朝的梁山招安使。燕白是燕青之子,也是主和派。当下,李逵乘着酒兴,一把揪住燕白,只往上一举,刷地抽出腰刀,只听“咔嚓”一声,燕白被腰斩两截。


燕青:李逵你是想被我摔死咋地?


此书不再评价,太无语了

我兴安处是故乡:

悖悖论:

我们学习哲学是为了:

阿奎那:理解上帝

萨特:理解自由

波普尔:理解科学

黑格尔:理解黑格尔


幸福是:

柏拉图:知识

亚里士多德:美德

伊壁鸠鲁:宁静

苏格拉底:让你看到自己有多傻逼


人类是:

亚里士多德:理性动物

笛卡尔:灵魂和身体

萨特:超越性的自由

尼采:一群该下地狱的傻逼绵羊


长大了要做什么样的人:

亚里士多德:成为有德性的人

萨特:成为自由的人

尼采:成为真正的自己

伊壁鸠鲁:成为快乐的人

海德格尔:成为死人

叔本华:你妈根本不该把你生下来


人生最美好的是什么:

亚里士多德:美德

苏格拉底:智慧

伊壁鸠鲁:快乐

第欧根尼:在公共场所打飞机


哲学是:

亚里士多德:通往幸福的道路

维特根斯坦:只是语言游戏

奎因:与科学相连的

萨特:我的最佳把妹工具


鼓起勇气告诉那个女孩你爱她,也许她会告诉你同样的话,当然也可能是个邪恶的恶魔用魔法欺骗你让你以为她存在。


记住,我们在本体世界都是美的

好吧,除了约翰洛克,那家伙很丑


——译自ExistentialComics的FB


【自荐贴】写原创的太太们看过来啦~(^U^)ノ~YO

刘小团熊事纪念簿:

迷蒙国:



LOFTER图书管理员:







新的文学频道即将开启啦~








本管理员知道有很多太太在我们这写原创小说(非同人类),但苦于标签机制,并不能被广大读者和同好知道,宣传上也很弱势,热度不高,对太太们的积极性打击很大(。_。)对手指








所以接下来,我们会针对各位写原创文学的太太们进行一波挖掘和推荐!




欢迎各位太太来自荐哦!




以下为自荐格式:








【大前提】




确认您的作品为原创作品(即人设、世界观等重要元素为自己原创,非同人作品,非同人加入原创角色的作品)








【昵称】:




【主页地址】:




【连载第一章or短篇or目录页的地址】:




【这篇文的标签】:








如果不好意思在评论里写,也可以私信告知管理员哦~!




有其他意见和建议也可以探讨一下~





【占tag致歉。】五十fo为何来的这么快。

有一位可爱的少年郎 @吴邪的肺 提醒我,我这条渣咸鱼居然五十fo了,一时之间十分震惊,赶紧溜来发个结案报告x

在评论区做了个统计,各路点梗如下(顺序是按照评论顺序。):

等峰  一票

李杜  一票

圣我  两票

昭白(特意注明要甜的)四票

三环  一票

潘三  两票

斌浩  一票

三潘兽化  一票

三潘环  一票

三潘  两票

可以看出虽然看中潘子和三爷这对糙汉组的不少,但是由于人心不齐,意外的败给了昭白这种万年发刀组啊。刚巧有一位少年抢占了第一,想要等峰春药梗……

所以,可能会有融梗情节——(欢呼)

以上,就是关于点梗的报告了,请各位查收。

直接用QQ做的表情包。
纯为自娱自乐。
半夜看驷儿怼人愉悦得不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搞表情包使我愉悦。
啾咪一口君上。
请最后一张华弟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大秦abo帝国】贵圈真乱。

第二更。

各路cp均有,疾华兄弟骨科有,驷仪有,王八有,王后有,可能还会有轻微的八后(???)

乱炖型写手,沉迷邪教,踩雷慎入。
————————————————

#我流沙雕段子向

#abo设定。

#alpha译为天阳,beta译为中庸,omega译为地阴。

现在的秦国,地阴最野的属嬴华,而最强的中庸就是王上嬴驷了。

说来也怪,嬴氏宗室向来是天阳辈出,然而秦国的君上却少有天阳的,中庸之身把满朝堂天阳中庸压得死死,哪个也翻不出大浪花。

嬴驷作为秦国第一位王,在治国方面的强悍六国有目共睹,收买人心笼络贤才的手段更不必说,但是芈八子一直觉得王上最强悍的还要属情事。

这事是芈八子和宫人打听的,那还是王上未称王的时候。强悍的秦国国君去了趟魏国就勾搭个软糯糯香喷喷的地阴回来——这位地阴就是现在的魏后——听说他在马车上就轻薄了当时尚还是闺中少女的魏纾,调戏了之后又一副情深不寿的样儿送了块玉佩,把魏纾的心抓得死死的,一心只想着如狼似虎的登徒子。

更绝的是这位秦君初恋魏纾姑娘就是第一位险些成功的刺客,大婚之日手持匕首一下刺进嬴驷胸膛,好在刺得不深,草草包扎之后,嬴驷还能勉强开门见客,平复叛乱。

芈八子想了想,就那个伤口的位置,包扎上了应该跟裹胸似的,于是颜性恋八子咽了口唾沫。一股子酒气在屋子里荡漾开来。

这儿就不得不提秦王嬴驷另一个强悍的地方——他宠爱的芈八子,是个野味十足的天阳。

芈八子是天阳这个事,张仪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本来张仪就对信息素的味道极不敏感,加上他又是个中庸,先入为主的把救自己名的大美人当做地阴,哪能想到一个明眸善睐的楚女能是个彪得很的天阳?

总之,等到张仪在秦国混出个人样之后遵守当年的承诺,带着芈八子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进了宫。芈八子从此扔下义渠骇生的孩子,跟了秦国第一醋罐子嬴驷。

所以当张仪知道芈八子是天阳的时候,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据当事人回忆,当时的场景是这样的。

那时候芈八子刚入秦,嬴驷还是君上。

张仪使魏回来,与嬴驷商讨一应事宜,无意间嬴驷一个转身,张仪瞧见君上白净的后脖颈一片红肿,且有一块小小的痂。

待到国事谈毕,张仪觅得个机会问道:“君上,近日咸阳内一切都安好?”

“相国何意?”

“君上,这。”张仪指了指自己的后颈处。

嬴驷一愣,手掌覆上自己的颈后,触而又弹起,仿佛碰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随即用手整理衣领,掩盖这个印记:“此处……无妨,无妨。宫闱之间行事,没掌握好分寸。”

张仪小心询问:“可这伤痕,不像是寻常地阴能弄出来的……”

嬴驷沉默了一下,终究是松了劲,转身回位子上坐下,按揉着颈后,闭眼昂首:“相国休要再取笑寡人了……能压住天阳已是不易,留下些印记便留下吧。

“啊?”张仪有些茫然无措。君上喜欢这一款的?这……这芈丫头辣归辣,终究是地阴,若是不合君上口味……

“啊什么啊。”嬴驷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显然后颈处的触感让他有些烦躁,“张仪你说你,啊,寡人秦楚联姻,你倒好,给我找了个天阳回来,是我嫁她呀还是她嫁我呀?”

“……”信息量实在有些大,一向镇定自若的张仪也有些绷不住了,透亮的眼睛四下里瞟,最终落回到嬴驷身上,“臣不知……芈丫头她是天阳。”

“你不知?!”嬴驷一下睁开眼,盯着他的宝贝相国,觉得血一下子冲到脑门,“哦,你连她是天阳还是地阴都不知道,就把她塞给寡人了?”

“臣确是无心之失,还请君上责罚。”张仪低着头,眼睛却偷偷瞄了一眼得腮帮子有点鼓的嬴驷。

君上,有点可爱啊……

【大秦abo帝国】贵圈真乱。


各路cp均有,疾华兄弟骨科有,驷仪有,王八有,王后有,可能还会有轻微的八后(???)

乱炖型写手,沉迷邪教,踩雷慎入。

这两段疾华出场,驷仪王八和王后还要明天再更。

————————————————

#我流沙雕段子向

#abo设定。

#alpha译为天阳,beta译为中庸,omega译为地阴。

秦国的天阳和别国比多不到哪去,但是老秦人野得很,从中庸到地阴,壮实点的俩人一起打死他国的天阳不是个问题。

要说地阴里最野的,就属嬴华了,小时候就是个犟的,非要上战场,上了战场杀敌比谁都凶,全军将士都以为他是天阳。

嬴华第一次发情期正赶上上战场,灯火燃烧的焦油味直冲云霄,秦军里中庸多,还没什么反应,对面是魏国的精锐军,全是天阳,闻见味嗷嗷都疯了,自家先打了起来。嬴华瞧见对面乱了,雷厉风行地披了铠甲擎着兵刃跑去找嬴疾,说要趁此机会赶紧出战。

嬴疾一看见嬴华这幅模样还要上战场也疯了,温文尔雅的智囊揪着嬴华领子就骂他,说嬴华你多大了!你要是在战场上被人俘虏了摁住了怎么办!?

嬴华个憨x一乐,说哥你就帮我做个印记得了,我好上战场。我在队伍中间不是还能扰乱敌人心智吗……

嬴疾听见这话气得身上茶香腾得就炸起来了,天阳清新的味充斥了整个军帐,嬴华见状赶紧闭嘴不敢往下说了,瘪着嘴样子说不出来的委屈。倒不是怕别的,他主要怕他哥打他。

值得一提的是,即使在茶香里,那股子焦油的气味还是很明显。

嬴华最终被关在军帐里不许出来,壮壮实实的中庸把帐子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谁敢靠近格杀勿论。

那场仗确实打赢了,对面原本精悍的魏武卒乱做一盘散沙,然而秦军主帅嬴疾心情却很复杂,不知道该不该给嬴华记个大功。

打完了仗嬴华就被召回去了,铠甲未褪的任性小朋友站在宫殿中间,上首端坐的秦王对他怒目而视。

“嬴——华!”

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听得嬴华心里害怕,缩了下脖子,低着头不敢看嬴驷。不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眨了几下,低声憋出句:“王上,臣这不是没事吗……”

“没事?”秦王从桌前站起来,一步一步踏到嬴华面前,歪着头看着他,“秦剑饮血,将士垒骨,国之大幸。然而秦将之名就是让你这般冒险的?你是秦将,是我大秦的重臣!”

“你若在战场上出了那种事,天下将会如何看秦国,将如何看寡人呐?”

“届时,你,嬴华,你又将如何自处?”

“王上,臣……知罪。”战场上只想到了不能殆误战机,歼敌制胜,又被主帅关在帐子里不许出来,未能参加这场大捷,嬴华心中多少有些不情愿,并未想到这一茬。如今被嬴驷点醒,方才有些后怕,低垂着眼。

“你是我弟弟……”嬴驷叹了一声,也无心再训。地阴毕竟与天阳中庸不同,然而嬴华如今作为秦军主将,是将士们的主心骨,又不可能贸然撤了他的职务把他锁在屋里,找个人成亲,只能叮嘱他小心罢了。

秦王抬手拍拍嬴华肩膀,瞥见他红了眼角,笑骂了句臭小子。正欲回身时,嬴驷突然嗅见空气里有一股茶香味混合着焦油香弥漫开来。

嬴驷狐疑的回头盯着嬴华:“刚刚嬴疾去找你了?”

嬴华一愣,藏在头盔下的耳朵偷偷的红了:“没,没有。”

TBC.

【原创】阿九和子秋

#微百合向。#
#小甜饼向。#
#日常向。#

阿九把长长的红格子裙在腿侧打了个结。

数学的补课班很闷,关着车库门,空气里都飘着等差数列的味道,好像连黑板上簌簌掉落的粉笔灰都有序排好了等着她去找规律。

阿九余光看见子秋又在转笔。她瞟了一眼,决定给她个机会,先不管她。

子秋又开始抖腿了。

阿九忍无可忍,啪的一下拍到子秋的腿上,小声说,都什么毛病!

子秋嘿嘿一笑,脚后跟安安生生的搁在了地上,目光从黑板挪到阿九脸上,笑眯眯看着她装模作样吹胡子瞪眼的。

阿九又瞪了她一眼,伸手就把子秋手里还转着的笔抢下来搁在桌子上。

子秋戳戳她胳膊小小声:小心点,别扎着手。

阿九没理她,捏着裙子上系着的结抖啊抖。子秋看着阿九,感觉到轻轻软软的布料扫着自己的大腿侧,裙子从打好的结里钻出来一小截,忽闪忽闪地上下翻飞,像是一小片羽毛,软乎乎轻飘飘。

子秋咧嘴一笑,伸手去捏捏阿九手里的一小团红格子裙。打了结的布料手感很扎实,又带着亚麻特有的手感,像是一颗砰砰跳的小心脏,边缘的线条柔和,顺服的贴在掌心。子秋收回了手,心里却想着再摸一下。

阿九瞪了她一眼,说不要动我的尾巴!一边说着一边自己又笑,白白净净的脸在忽闪忽闪的电风扇下笑的像一朵盛开的花。

子秋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一下裂开了,然后流淌出温热且清亮的水,温温和和地充满了胸腔,而且有向外溢的趋势。她几乎控制不住自己了。

她低头半晌,然后又伸出手摸了摸在阿九手心里抖个不停的小心脏。

阿九嘟囔了一句,我还是把结系到那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