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子榛

直接用QQ做的表情包。
纯为自娱自乐。
半夜看驷儿怼人愉悦得不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搞表情包使我愉悦。
啾咪一口君上。
请最后一张华弟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驷广拉郎。
小车车预警。
之前被屏蔽了,再屏蔽我就原地自杀。

【大秦abo帝国】贵圈真乱。

第二更。

各路cp均有,疾华兄弟骨科有,驷仪有,王八有,王后有,可能还会有轻微的八后(???)

乱炖型写手,沉迷邪教,踩雷慎入。
————————————————

#我流沙雕段子向

#abo设定。

#alpha译为天阳,beta译为中庸,omega译为地阴。

现在的秦国,地阴最野的属嬴华,而最强的中庸就是王上嬴驷了。

说来也怪,嬴氏宗室向来是天阳辈出,然而秦国的君上却少有天阳的,中庸之身把满朝堂天阳中庸压得死死,哪个也翻不出大浪花。

嬴驷作为秦国第一位王,在治国方面的强悍六国有目共睹,收买人心笼络贤才的手段更不必说,但是芈八子一直觉得王上最强悍的还要属情事。

这事是芈八子和宫人打听的,那还是王上未称王的时候。强悍的秦国国君去了趟魏国就勾搭个软糯糯香喷喷的地阴回来——这位地阴就是现在的魏后——听说他在马车上就轻薄了当时尚还是闺中少女的魏纾,调戏了之后又一副情深不寿的样儿送了块玉佩,把魏纾的心抓得死死的,一心只想着如狼似虎的登徒子。

更绝的是这位秦君初恋魏纾姑娘就是第一位险些成功的刺客,大婚之日手持匕首一下刺进嬴驷胸膛,好在刺得不深,草草包扎之后,嬴驷还能勉强开门见客,平复叛乱。

芈八子想了想,就那个伤口的位置,包扎上了应该跟裹胸似的,于是颜性恋八子咽了口唾沫。一股子酒气在屋子里荡漾开来。

这儿就不得不提秦王嬴驷另一个强悍的地方——他宠爱的芈八子,是个野味十足的天阳。

芈八子是天阳这个事,张仪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本来张仪就对信息素的味道极不敏感,加上他又是个中庸,先入为主的把救自己名的大美人当做地阴,哪能想到一个明眸善睐的楚女能是个彪得很的天阳?

总之,等到张仪在秦国混出个人样之后遵守当年的承诺,带着芈八子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进了宫。芈八子从此扔下义渠骇生的孩子,跟了秦国第一醋罐子嬴驷。

所以当张仪知道芈八子是天阳的时候,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据当事人回忆,当时的场景是这样的。

那时候芈八子刚入秦,嬴驷还是君上。

张仪使魏回来,与嬴驷商讨一应事宜,无意间嬴驷一个转身,张仪瞧见君上白净的后脖颈一片红肿,且有一块小小的痂。

待到国事谈毕,张仪觅得个机会问道:“君上,近日咸阳内一切都安好?”

“相国何意?”

“君上,这。”张仪指了指自己的后颈处。

嬴驷一愣,手掌覆上自己的颈后,触而又弹起,仿佛碰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随即用手整理衣领,掩盖这个印记:“此处……无妨,无妨。宫闱之间行事,没掌握好分寸。”

张仪小心询问:“可这伤痕,不像是寻常地阴能弄出来的……”

嬴驷沉默了一下,终究是松了劲,转身回位子上坐下,按揉着颈后,闭眼昂首:“相国休要再取笑寡人了……能压住天阳已是不易,留下些印记便留下吧。

“啊?”张仪有些茫然无措。君上喜欢这一款的?这……这芈丫头辣归辣,终究是地阴,若是不合君上口味……

“啊什么啊。”嬴驷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显然后颈处的触感让他有些烦躁,“张仪你说你,啊,寡人秦楚联姻,你倒好,给我找了个天阳回来,是我嫁她呀还是她嫁我呀?”

“……”信息量实在有些大,一向镇定自若的张仪也有些绷不住了,透亮的眼睛四下里瞟,最终落回到嬴驷身上,“臣不知……芈丫头她是天阳。”

“你不知?!”嬴驷一下睁开眼,盯着他的宝贝相国,觉得血一下子冲到脑门,“哦,你连她是天阳还是地阴都不知道,就把她塞给寡人了?”

“臣确是无心之失,还请君上责罚。”张仪低着头,眼睛却偷偷瞄了一眼得腮帮子有点鼓的嬴驷。

君上,有点可爱啊……

【大秦abo帝国】贵圈真乱。


各路cp均有,疾华兄弟骨科有,驷仪有,王八有,王后有,可能还会有轻微的八后(???)

乱炖型写手,沉迷邪教,踩雷慎入。

这两段疾华出场,驷仪王八和王后还要明天再更。

————————————————

#我流沙雕段子向

#abo设定。

#alpha译为天阳,beta译为中庸,omega译为地阴。

秦国的天阳和别国比多不到哪去,但是老秦人野得很,从中庸到地阴,壮实点的俩人一起打死他国的天阳不是个问题。

要说地阴里最野的,就属嬴华了,小时候就是个犟的,非要上战场,上了战场杀敌比谁都凶,全军将士都以为他是天阳。

嬴华第一次发情期正赶上上战场,灯火燃烧的焦油味直冲云霄,秦军里中庸多,还没什么反应,对面是魏国的精锐军,全是天阳,闻见味嗷嗷都疯了,自家先打了起来。嬴华瞧见对面乱了,雷厉风行地披了铠甲擎着兵刃跑去找嬴疾,说要趁此机会赶紧出战。

嬴疾一看见嬴华这幅模样还要上战场也疯了,温文尔雅的智囊揪着嬴华领子就骂他,说嬴华你多大了!你要是在战场上被人俘虏了摁住了怎么办!?

嬴华个憨x一乐,说哥你就帮我做个印记得了,我好上战场。我在队伍中间不是还能扰乱敌人心智吗……

嬴疾听见这话气得身上茶香腾得就炸起来了,天阳清新的味充斥了整个军帐,嬴华见状赶紧闭嘴不敢往下说了,瘪着嘴样子说不出来的委屈。倒不是怕别的,他主要怕他哥打他。

值得一提的是,即使在茶香里,那股子焦油的气味还是很明显。

嬴华最终被关在军帐里不许出来,壮壮实实的中庸把帐子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谁敢靠近格杀勿论。

那场仗确实打赢了,对面原本精悍的魏武卒乱做一盘散沙,然而秦军主帅嬴疾心情却很复杂,不知道该不该给嬴华记个大功。

打完了仗嬴华就被召回去了,铠甲未褪的任性小朋友站在宫殿中间,上首端坐的秦王对他怒目而视。

“嬴——华!”

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听得嬴华心里害怕,缩了下脖子,低着头不敢看嬴驷。不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眨了几下,低声憋出句:“王上,臣这不是没事吗……”

“没事?”秦王从桌前站起来,一步一步踏到嬴华面前,歪着头看着他,“秦剑饮血,将士垒骨,国之大幸。然而秦将之名就是让你这般冒险的?你是秦将,是我大秦的重臣!”

“你若在战场上出了那种事,天下将会如何看秦国,将如何看寡人呐?”

“届时,你,嬴华,你又将如何自处?”

“王上,臣……知罪。”战场上只想到了不能殆误战机,歼敌制胜,又被主帅关在帐子里不许出来,未能参加这场大捷,嬴华心中多少有些不情愿,并未想到这一茬。如今被嬴驷点醒,方才有些后怕,低垂着眼。

“你是我弟弟……”嬴驷叹了一声,也无心再训。地阴毕竟与天阳中庸不同,然而嬴华如今作为秦军主将,是将士们的主心骨,又不可能贸然撤了他的职务把他锁在屋里,找个人成亲,只能叮嘱他小心罢了。

秦王抬手拍拍嬴华肩膀,瞥见他红了眼角,笑骂了句臭小子。正欲回身时,嬴驷突然嗅见空气里有一股茶香味混合着焦油香弥漫开来。

嬴驷狐疑的回头盯着嬴华:“刚刚嬴疾去找你了?”

嬴华一愣,藏在头盔下的耳朵偷偷的红了:“没,没有。”

TBC.

【原创】阿九和子秋

#微百合向。#
#小甜饼向。#
#日常向。#

阿九把长长的红格子裙在腿侧打了个结。

数学的补课班很闷,关着车库门,空气里都飘着等差数列的味道,好像连黑板上簌簌掉落的粉笔灰都有序排好了等着她去找规律。

阿九余光看见子秋又在转笔。她瞟了一眼,决定给她个机会,先不管她。

子秋又开始抖腿了。

阿九忍无可忍,啪的一下拍到子秋的腿上,小声说,都什么毛病!

子秋嘿嘿一笑,脚后跟安安生生的搁在了地上,目光从黑板挪到阿九脸上,笑眯眯看着她装模作样吹胡子瞪眼的。

阿九又瞪了她一眼,伸手就把子秋手里还转着的笔抢下来搁在桌子上。

子秋戳戳她胳膊小小声:小心点,别扎着手。

阿九没理她,捏着裙子上系着的结抖啊抖。子秋看着阿九,感觉到轻轻软软的布料扫着自己的大腿侧,裙子从打好的结里钻出来一小截,忽闪忽闪地上下翻飞,像是一小片羽毛,软乎乎轻飘飘。

子秋咧嘴一笑,伸手去捏捏阿九手里的一小团红格子裙。打了结的布料手感很扎实,又带着亚麻特有的手感,像是一颗砰砰跳的小心脏,边缘的线条柔和,顺服的贴在掌心。子秋收回了手,心里却想着再摸一下。

阿九瞪了她一眼,说不要动我的尾巴!一边说着一边自己又笑,白白净净的脸在忽闪忽闪的电风扇下笑的像一朵盛开的花。

子秋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一下裂开了,然后流淌出温热且清亮的水,温温和和地充满了胸腔,而且有向外溢的趋势。她几乎控制不住自己了。

她低头半晌,然后又伸出手摸了摸在阿九手心里抖个不停的小心脏。

阿九嘟囔了一句,我还是把结系到那边吧。

【占tag致歉】立一个大大的flag

五十fo将有福利。

二选一。到时候看有没有人理我吧。

一,点梗写文。
  1)盗笔相关(只限盗笔1-8)相关cp。三潘,潘三。
  2)大秦帝国相关。主要 驷仪,王八,昭白。别的再聊。
  3)李杜不涉及史料小甜饼向。
  4)法医秦明相关:林秦,秦林。
  5)孙悟空相关:圣江,圣我。
 

二,挑一个呼声最高的脑洞填完。

也算是逼着自己写文。
嘤。

脑洞们排队:

吃的主流cp已有:

【三潘环】abo设定,三角(bushi),三爷a潘子a环爷o,环爷和三爷一对搞在一起,平时俩人互换身份看着像b。潘子有一天喝多了想搞三爷,结果发现环爷没反应(对已经被标记所以轻易没反应咳……),然后潘子开始质疑三爷的能力……欲知后事如何,主要为了开车。

【三潘/潘三】兽化架空设定,三爷西北狼,潘子黑豹。主要开个车,三爷中毒失控先曰了潘子,水池里潘子又曰了三爷。都是三爷主导,心理三潘行为互攻r。

【斌浩】曹斌x彭浩。电影背景向,补充一些个人偏好的情节,包括彭浩是怎么被查出白血病的以及曹警官和彭浩的几次接触。结局be。

【圣我】孙悟空x我。唯一的bg,穿越妹儿被猴子干了就跑,猴子可怜兮兮追着说俺得负责任啊!妹儿说你快拜师学艺去吧我不要你管!时间线是猴子拜师学艺之前,人间游历之时。甜向。

我自己搞事情拉的郎:

【金钊】张金石x叶钊。富大龙角色拉郎,原剧《密战峨眉》中是同一个角色的不同身份,文里分裂成两个人,软弱商人x高级地下工作者,本意是为了开车(每天就想着开车)。

【王奎】怂货大奎被尸蟞王咬了,没死还被附身,被逼着找张起灵的血。大概轻松搞笑风。

【驷广】嬴驷x杨广。富大龙角色拉郎,原剧《大秦帝国之纵横》与《(永乐版)隋唐演义》。明君和暴君的碰撞,数百年思想代沟,同样的野心与豪情壮志。夜晚梦中相会梗,能影响现实的梦。(括弧,如果这篇被点了我就把被屏蔽的同梗驷广r掏出来做番外。)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我是一个杂食党,生冷不忌互攻随意的那种,而且热爱北极圈与邪教。

如果有接受无能的请不要大意的取关吧。

【昭白】旧梦

吉林省高考作文盲狙衍生。
#其实有糖系列。#

其实嬴稷这一辈子梦见过两回自家爹,一回是年轻的时候,三十啷当岁,拧着扭着不愿意做王,叫他爹好生训了一回;第二回梦着他爹,就几乎是一辈子快完事的时候了,白了头发的老秦王和英姿勃发的老秦王笑的像两只老狐狸。

嬴稷记得两次自己都提到了他的武安君。

老啦,记性不好。嬴稷倚在床榻上,半眯着眼,却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他爹跟他说过什么,琢磨半天想着要不给他爹烧个美人过去吧,省着他老来烦自己。

美人……何为美人来着?相貌俊秀就算是美人吧……那武安君是不是就是美人啊。嬴稷想着想着,自个就嘿嘿笑起来,松弛的皮肤也没盖住他单边的酒窝。

武安君啊——武安君——嬴稷小声念叨着,乐得像是四十多年前那个不懂帝王心术的傻孩子。武安君是他大秦的宝贝,最稳固的函谷关也没有白将军坚稳,只要有白将军在,怕什么啊,什么赵魏齐楚,打死!通通打死!

嬴稷几乎收不住脸上的笑了。

武安君多好啊。

无论是谁都不可能策反武安君。

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打败武安君。

武安君就是他手里最锋锐的秦剑,最牢固的盾牌,从不曾让自己受到伤害,也从来不需要费尽心思的维系君臣关系。

从来不用费心。

从来不用。

多好啊。

多好啊。

要不要召武安君觐见呢?嬴稷抿着嘴想,身前烛火摇动,让他想起以前武安君坐在他对面与他讲兵法论成败的时候。转念他又想起白起腰间滑落的玉带勾,被他捻在手中的黑色葛布发带,还有大将军有点发红的眼角和压抑着的、急促的喘息。

白将军总是听我的。嬴稷骄傲的想,头发已是斑白的君王脸上露出了仿佛邀功一样的神色,在暗沉沉的宫殿里却显出了莫名的阴翳。嬴稷扬声唤侍者前来,心里想着一会白大哥若是见到我,会不会仍板着脸一副恪守君臣之礼的样儿。

侍者低垂着头进入宫殿,嬴稷看着他那副温顺的样子突然愣住了。

然后挥挥手叫侍者出去。

白起死了。

他才想起来,白起死了。

白起死之前就是这样,温驯地弯着脊背,却用再坚定不过的眼神望着他,眼里盛着的全是苦涩的水。

他说,王上,不可出兵。

嬴稷无声的笑,笑得像是一条脱水的鱼,在无力得挣扎喘息,仿佛下一秒就要因为顺不过气而晕过去了。

武安君啊——武安君——嬴稷高声唤道,发颤的苍老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宫殿里回荡。

从来不用他费心的武安君啊……

他一直以为没有伤口的地方就是最稳固最不必担心的地方,他一直以为从来不必担心的人就不必太过在意,他一直以为他没有白起也可以。

原来没有伤口的地方不是因为不会受伤,是因为一旦被利剑划破,就会一击致命啊……

惠文王嬴驷说过什么,他也想起来了。

第一次嬴稷说,白起是他最信任的人,永不会辜负。

第二次嬴稷说,大秦不只是靠白起,没了白起,寡人也一样。

嬴驷闻言,眯着眼睛没有说话,只是叹了口气。

【战雷相关】语c群宣(占tag致歉)

        你还记得战雷吗。

        高等,林峰,陈晨,胡一南,严肃,关键,贺权........

        在雷区边缘,在一触即发的地雷身边与死亡欢饮达旦的那群人,他们的故事还在过去的日子里生长。

        雷公雷上篆刻的标记同样也刻在经历了这一切的人的心里,埋藏在雷冢里的又重见天日。或许你和我们一样,都不甘于让这动人心魄的故事就在此戛然而止。

        高等的成长,林峰的倔强,陈晨的坚韧,胡一南的骄傲......这一切铸就了我们对战雷的热爱,那么现在,你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用文字演绎这群有血有肉的战士们的,下一段人生?

      来吧,这里是战雷语c群,我们和你所热爱的人们,都在这里等着你。

      战雷语c群:201885002

      战雷语c水群:32957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