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子榛

【李杜】竹林醉酒。

        李白又喝多了。

        当杜甫拨开竹叶走近林子里的时候,正看见白袍的诗仙歪在地上半眯着眼睛,迷迷糊糊,手里还举着酒盅,对月长吟:“吾爱孟夫子……”

        杜甫叹了口气,弯腰扒拉着李白摇来晃去的脑袋:“太白?太白兄?”

        李白用手肘撑着支起上半身晃了一下头,躲开杜甫的手,抬眼盯着他看了半天,才笑了,好像刚认出他:“子美……你来啦。”

        “我要是不来,你是不是就就打算躺一夜。”杜工部很严肃的皱着眉头,训了他一句,却只得到了一声可爱的酒嗝作为回应。

        “谪仙啊……”杜甫无奈,两手架着他,准备把他扶回屋里,李白软趴趴的倚在他身上。

        “月亮……好看!”才走了没两步,一直作为一个称职酒鬼瘫在杜甫怀里的李白突然挣扎起来,使劲站直了,仰头冲着月亮笑,沾了土的广袖垂在身侧,微微弯着脊背,笑了一会,回头看着他,“子美,一直陪我看月亮好不好?”

        银白的月光铺在李白身上,像是洒了一层雪,又像是缭绕的云雾,真像落入尘世的仙人。杜甫突然不敢动了,生怕这人真的飘然飞去,离他一人在世。

        李白站在地上,摇摇晃晃的,一个后退倚在一棵翠竹上,手里还攥着酒杯,仰头将杯子里的豪壮潇洒一饮而尽。

        “谪仙啊……”杜甫看着看着,突然笑了,这就是谪仙啊。李白,李太白,敢教高力士脱靴的李白,敢叫贵妃磨墨的李白。

        “好啊。”杜甫笑着走上前,扶住他的手臂,对上他因为醉酒而迷蒙的眼神,许下了承诺,“我陪你看一辈子月亮。”

        可惜这个承诺,明月和清风都不记得。

        那个白袍广袖的仙人也不记得。

评论(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