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子榛

【三潘/潘三】论两个大叔的互相勾引。

#鬼劫小天使的图产生的段子。

#希望你们吃的开心啊。

      吴三省有时候觉得潘子穿的衣服简直丢他的份儿。

      一年就那么几套衣服,来回换着穿,朴素的不能在朴素。有时候吴三省就骂他,你他妈还真是战场上打下来的兵,一言一行不敢忘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吗,穿成这样也好意思往老子跟前凑乎,小心哪天叫人当炮灰给一砖头呼了。

      潘子听了就嘿嘿笑,说了一句,三爷,我就是穿了好衣服也得挨刀子,糟蹋了。

      吴三省听完之后皱着眉骂他,说你他妈穿什么都不糟蹋。然后撵着潘子去商场,给他挑了一套衣服。付账的时候潘子想拦,没敢。吴三省叫潘子一会就换上,潘子就是不听,把衣服抱回家里放的好好的,接着该穿什么该穿什么。

      潘子一向听他三爷的话,唯独两件事上不听,一个是换点好衣服,一个就是下斗的时候别总往前冲,惜点命。

      吴三省这些年干活哪个拎出来都够枪毙一百回的,手里的票子自然就多,看他看得红眼失了智,想弄死他的当然就更多。有人来了就潘子挡,匕首一挑枪一跳,不多的那两件衣裳一来二去就破了,潘子一粗人,也不会补衣服,有时候就那么将就着。

      终于有一天,潘子发现没得衣服穿了。

      那是夏天,潘子刚从盘口回来,随便洗了洗身上的血迹就出来了,没有毛巾,顺手用换下来的衣服擦了擦身子,头发上的水珠不停的从后颈处滚下来,滚进颈窝里,滚到脊背上,沿着肌肉纹理不停的在身上蔓延,被风一吹,舒服得很。

      他惬意的吹了会风,享受着难得的闲暇时间,然后把手里的衣服团一团扔到一边,拎出自己的装衣服的小皮箱准备换衣服去找吴三省。小皮箱已经很旧了,黑色的皮质已经被晒的掉了色。那还是刚来三爷这做事的时候大奎送自己的。

      潘子打开箱子翻了翻,皱起了眉,懊恼的摇了摇头。

      平时记不住,总跟自己说下回再买,还能再对付对付,现在箱子里只剩当初三爷训自己的时候给自己买的那套衣服。黑色的绸质衬衫叠的整整齐齐,下面放着一条牛仔裤。

      潘子坐在那想了一会,然后翻箱倒柜的找毛巾把自己好好擦干了,接着换了条新内裤,然后很是郑重其事的穿上衣服——三爷给自己买的衣服,不便宜。也不知道他在意的是三爷给自己买的衣服,还是在意什么。

      折腾半天,总算是蹬上鞋子出了门,潘子看了看自己身上泛着光的衬衫,又看了看全是土印和暗红色血印的鞋,一扭头回屋里拿起跟一团破布似的湿衣服擦了擦鞋。

      “你是我带出来的人,穿什么样那是老子的脸面!”那天三爷揪着他买衣服去,一路上潘子都不吱声,用沉默跟吴三省对抗,既不反抗也不同意的态度把吴三省气的够呛,一巴掌呼在他后脑勺上,骂了他一句。

      这回总不算是丢三爷脸了吧。潘子一边往三爷那赶,一边琢磨着,脸上不自觉就带了笑。

      彼时吴三省正坐在盘口后院的空地上,叼着烟跟个老大爷一样晒着太阳。明亮而澄澈的阳光照在他身上,照在他手里泛黄的书页上,暖融融热乎乎,似乎都淌进骨血里,把下地的阴气儿和阴谋诡计都洗的一干二净。夏天啊,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难得的好日子。

      “三爷!”潘子的声音挺沉的,但是穿透力很强,在门外喊了一句,里面听的一清二楚。这小子啊,肯定又是刚收拾完就匆匆忙忙过来了。吴三省半眯着眼睛直起身子笑道:“进来吧。”

      门吱嘎一声开了,阳光把呼的一下飞起来的细小粉尘照的清清楚楚,也柔和了潘子坚毅的面部轮廓。吴三省看见潘子穿着的衬衫,看见他因为绷得紧而解开的三颗扣子,看见他敞开的衣领下麦色的肌肉和锁骨,看见他被修身的弹性牛仔裤包裹着的修长大腿。

      这小子穿成这样是在勾引老子?

      吴三省饶有兴味的笑起来,站起身,走到潘子面前,往旁边扯了扯他的衣领,手指夹着烟深吸了一口,唇间吐出的烟气撞在潘子胸膛上。吴三省顺手把手里的烟塞到潘子嘴里,发现潘子的耳根子有点红。

      我靠!三爷这是勾引我?!

评论(8)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