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子榛

【等峰等】关于《战雷》的胡言乱语。

原剧分析衍生向。

段子向。

糖刀均有。

等峰还是峰等,这是个问题。

一、

众星拱月。

高等怔怔的看着人堆儿里被围着的林峰,身边一个人都没有,突然说不出的难受。

二、

其实高等的愿望再简单不过了,他就想把自己这些年丢的脸都挣回来,然后堂堂正正的站在林峰身边,跟他一起上雷场,告诉他,老林你就放心吧,我在呢。

三、

高等后来终于融入了连队,成了扫雷尖兵,却发现他渐渐离那个不会好好说话的老东西越来越远。

他一直都很想念狼山修理班的日子。

四、

林峰其实很喜欢和高等一起,因为只要高等在,他就不用和别人说话,也不用和别人交流,人们的目光都在作夭的高等身上,他只要管着这个小混球就够了。

有事可做总比没话可说强。

五、

在林峰说出“这块雷场我破了,把他留下来。”的时候,站在一边的陈晨看着并肩的林峰和高等,突然笑了。他想起来,高等曾经哭的像个王八蛋,抖着声音说,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人,没有人会替我担着。

六、

一场风格简朴,气氛严肃的晚餐,直到月亮高高的挂在天上,林峰也不过是应和着陈司令员说的话,以各种笨拙又诚恳的方式拒绝着下山的要求,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了,就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整个人就好像狼山上一块石头,任凭敲打,闷声不响。唯独在陈大光问出高等怎么样的时候,他终于露出了属于自己的棱角。

“他是您儿子,您应该比我清楚。”

“......”

“他和我一样的,都是最孬的兵。”

那个没人疼的高等,其实有人疼。

七、

林峰扫雷的时候很冷静,因为一直以来他都在向死而活。可是最后在雷冢的时候,他突然有点想要怕死,因为外面有一个混不吝的臭小子,欠收拾。

八、

高等一直在想,既然雷公最后埋下一连串的假雷,既然雷冢里藏的是古书典籍,既然既然他留下家训说不可投外籍不可背国家,那没有生门的雷冢会不会根本就没有死门,那个二十年前死里逃生的老东西会不会还活在狼山里的哪个地方?

他一直在想。

九、

有一句话,刘二黑的老婆说对了,林峰不懂情谊。

这么多年了,他把自己活成了飞鹰的载体,不和外界接触,不走出那片回头就能看见野狼谷的大山,不离开那个守护着飞鹰最后遗址的修理班。

他以为这样就可以永远活在过去的日子里,身后就是飞鹰的兄弟。

十、

每个人都对林峰有所期待:

刘二黑希望他能拆光雷公雷,为弟兄们报仇;

贺权希望他能成为战场上俯视众生的战神;

陈大光希望他能继续飞鹰的荣耀,把当年留下的雷都排了;

陈晨希望他是拴住高等的最后一根保命绳。

只有高等,他想让林峰做回自己。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