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子榛

【大秦abo帝国】贵圈真乱。

第二更。

各路cp均有,疾华兄弟骨科有,驷仪有,王八有,王后有,可能还会有轻微的八后(???)

乱炖型写手,沉迷邪教,踩雷慎入。
————————————————

#我流沙雕段子向

#abo设定。

#alpha译为天阳,beta译为中庸,omega译为地阴。

现在的秦国,地阴最野的属嬴华,而最强的中庸就是王上嬴驷了。

说来也怪,嬴氏宗室向来是天阳辈出,然而秦国的君上却少有天阳的,中庸之身把满朝堂天阳中庸压得死死,哪个也翻不出大浪花。

嬴驷作为秦国第一位王,在治国方面的强悍六国有目共睹,收买人心笼络贤才的手段更不必说,但是芈八子一直觉得王上最强悍的还要属情事。

这事是芈八子和宫人打听的,那还是王上未称王的时候。强悍的秦国国君去了趟魏国就勾搭个软糯糯香喷喷的地阴回来——这位地阴就是现在的魏后——听说他在马车上就轻薄了当时尚还是闺中少女的魏纾,调戏了之后又一副情深不寿的样儿送了块玉佩,把魏纾的心抓得死死的,一心只想着如狼似虎的登徒子。

更绝的是这位秦君初恋魏纾姑娘就是第一位险些成功的刺客,大婚之日手持匕首一下刺进嬴驷胸膛,好在刺得不深,草草包扎之后,嬴驷还能勉强开门见客,平复叛乱。

芈八子想了想,就那个伤口的位置,包扎上了应该跟裹胸似的,于是颜性恋八子咽了口唾沫。一股子酒气在屋子里荡漾开来。

这儿就不得不提秦王嬴驷另一个强悍的地方——他宠爱的芈八子,是个野味十足的天阳。

芈八子是天阳这个事,张仪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本来张仪就对信息素的味道极不敏感,加上他又是个中庸,先入为主的把救自己名的大美人当做地阴,哪能想到一个明眸善睐的楚女能是个彪得很的天阳?

总之,等到张仪在秦国混出个人样之后遵守当年的承诺,带着芈八子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进了宫。芈八子从此扔下义渠骇生的孩子,跟了秦国第一醋罐子嬴驷。

所以当张仪知道芈八子是天阳的时候,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据当事人回忆,当时的场景是这样的。

那时候芈八子刚入秦,嬴驷还是君上。

张仪使魏回来,与嬴驷商讨一应事宜,无意间嬴驷一个转身,张仪瞧见君上白净的后脖颈一片红肿,且有一块小小的痂。

待到国事谈毕,张仪觅得个机会问道:“君上,近日咸阳内一切都安好?”

“相国何意?”

“君上,这。”张仪指了指自己的后颈处。

嬴驷一愣,手掌覆上自己的颈后,触而又弹起,仿佛碰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随即用手整理衣领,掩盖这个印记:“此处……无妨,无妨。宫闱之间行事,没掌握好分寸。”

张仪小心询问:“可这伤痕,不像是寻常地阴能弄出来的……”

嬴驷沉默了一下,终究是松了劲,转身回位子上坐下,按揉着颈后,闭眼昂首:“相国休要再取笑寡人了……能压住天阳已是不易,留下些印记便留下吧。

“啊?”张仪有些茫然无措。君上喜欢这一款的?这……这芈丫头辣归辣,终究是地阴,若是不合君上口味……

“啊什么啊。”嬴驷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显然后颈处的触感让他有些烦躁,“张仪你说你,啊,寡人秦楚联姻,你倒好,给我找了个天阳回来,是我嫁她呀还是她嫁我呀?”

“……”信息量实在有些大,一向镇定自若的张仪也有些绷不住了,透亮的眼睛四下里瞟,最终落回到嬴驷身上,“臣不知……芈丫头她是天阳。”

“你不知?!”嬴驷一下睁开眼,盯着他的宝贝相国,觉得血一下子冲到脑门,“哦,你连她是天阳还是地阴都不知道,就把她塞给寡人了?”

“臣确是无心之失,还请君上责罚。”张仪低着头,眼睛却偷偷瞄了一眼得腮帮子有点鼓的嬴驷。

君上,有点可爱啊……

评论(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