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子榛

【大秦abo帝国】贵圈真乱。


各路cp均有,疾华兄弟骨科有,驷仪有,王八有,王后有,可能还会有轻微的八后(???)

乱炖型写手,沉迷邪教,踩雷慎入。

这两段疾华出场,驷仪王八和王后还要明天再更。

————————————————

#我流沙雕段子向

#abo设定。

#alpha译为天阳,beta译为中庸,omega译为地阴。

秦国的天阳和别国比多不到哪去,但是老秦人野得很,从中庸到地阴,壮实点的俩人一起打死他国的天阳不是个问题。

要说地阴里最野的,就属嬴华了,小时候就是个犟的,非要上战场,上了战场杀敌比谁都凶,全军将士都以为他是天阳。

嬴华第一次发情期正赶上上战场,灯火燃烧的焦油味直冲云霄,秦军里中庸多,还没什么反应,对面是魏国的精锐军,全是天阳,闻见味嗷嗷都疯了,自家先打了起来。嬴华瞧见对面乱了,雷厉风行地披了铠甲擎着兵刃跑去找嬴疾,说要趁此机会赶紧出战。

嬴疾一看见嬴华这幅模样还要上战场也疯了,温文尔雅的智囊揪着嬴华领子就骂他,说嬴华你多大了!你要是在战场上被人俘虏了摁住了怎么办!?

嬴华个憨x一乐,说哥你就帮我做个印记得了,我好上战场。我在队伍中间不是还能扰乱敌人心智吗……

嬴疾听见这话气得身上茶香腾得就炸起来了,天阳清新的味充斥了整个军帐,嬴华见状赶紧闭嘴不敢往下说了,瘪着嘴样子说不出来的委屈。倒不是怕别的,他主要怕他哥打他。

值得一提的是,即使在茶香里,那股子焦油的气味还是很明显。

嬴华最终被关在军帐里不许出来,壮壮实实的中庸把帐子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谁敢靠近格杀勿论。

那场仗确实打赢了,对面原本精悍的魏武卒乱做一盘散沙,然而秦军主帅嬴疾心情却很复杂,不知道该不该给嬴华记个大功。

打完了仗嬴华就被召回去了,铠甲未褪的任性小朋友站在宫殿中间,上首端坐的秦王对他怒目而视。

“嬴——华!”

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听得嬴华心里害怕,缩了下脖子,低着头不敢看嬴驷。不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眨了几下,低声憋出句:“王上,臣这不是没事吗……”

“没事?”秦王从桌前站起来,一步一步踏到嬴华面前,歪着头看着他,“秦剑饮血,将士垒骨,国之大幸。然而秦将之名就是让你这般冒险的?你是秦将,是我大秦的重臣!”

“你若在战场上出了那种事,天下将会如何看秦国,将如何看寡人呐?”

“届时,你,嬴华,你又将如何自处?”

“王上,臣……知罪。”战场上只想到了不能殆误战机,歼敌制胜,又被主帅关在帐子里不许出来,未能参加这场大捷,嬴华心中多少有些不情愿,并未想到这一茬。如今被嬴驷点醒,方才有些后怕,低垂着眼。

“你是我弟弟……”嬴驷叹了一声,也无心再训。地阴毕竟与天阳中庸不同,然而嬴华如今作为秦军主将,是将士们的主心骨,又不可能贸然撤了他的职务把他锁在屋里,找个人成亲,只能叮嘱他小心罢了。

秦王抬手拍拍嬴华肩膀,瞥见他红了眼角,笑骂了句臭小子。正欲回身时,嬴驷突然嗅见空气里有一股茶香味混合着焦油香弥漫开来。

嬴驷狐疑的回头盯着嬴华:“刚刚嬴疾去找你了?”

嬴华一愣,藏在头盔下的耳朵偷偷的红了:“没,没有。”

TBC.

评论(4)

热度(25)